一直相信自己可以有个普通的家庭…

当我知道我先生有无精症的时候,我打击真的很大。
之后我们夫妻不断的沟通,试了20次以上的AID
最后在台湾试了一次的显微受精就怀孕了。

能怀孕生小孩时理所当然的事情,A小姐一直都这么认为。
但发现她先生(B先生)有无精症。
夫妻讨论了很久很久,决定做AID(非配偶间人工授精)。
今年,在台湾做显微受精就怀孕。约4年的不孕治疗终于结束了。

当发现先生的无精症时,那打击让我说不出话…

28岁那年,A小姐嫁给大她7岁的B先生。当他们认真考虑生小孩这件事是在A小姐30岁左右的时候。
“当初只想着顺其自然就好。我们自己算排卵期”但我们试了两年还是没有怀孕。于是我们挂附近的妇产科,同时网络上也找了一间不孕诊所。夫妻两个人做了基本的检查后发现了B先生有无精症。
A小姐说“不能用惊讶来形容。当初我真的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。因为我一直都认为不孕的原因在我身上”
相反的,B先生说“竟然原因在我身上..我真的受到很大的打击。然后我马上跟太太道歉。就觉得很对不起她。”
虽然原因在先生,但A小姐也无法责怪B先生。夫妻两个人经过讨论,决定先做进一步检查。于是找了专治男性不孕症的医院。
“确定是无精症。唯一能试的方式就是TESE(精巢内精子采取术,如果精巢内有一点点的精子的话,医师能帮我取精。”
B先生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接受TESE手术,但无法找到精子。
“虽然没找到精子,但夫妻两个人没有被打倒。现在已经知道完全没有精子,那我们就找其他方式。”

就算知道先生没有精子,无法放弃小孩

这时候夫妻两个人有4个选项。1:放弃小孩,过夫妻两个人的生活。2.领养小孩。3.非配偶间人工授精(AID)。4.亲族间AID。但A小姐无法想象夫妻两个人而已的人生,因此排除了第1选项。
B先生说“剩下的就是领养或是AID。我自己当初想的就是领养小孩。虽然知道这是我自己的想法,但想到别的男人的精子进入我喜欢的女人身体里面,光想象都想排斥。”
不管是领养还是AID,反正都是我们的想法,我们是否能生出来的小孩幸福呢?等等,在我们讨论到底要领养还是要AID,这段时间夫妻讨论了很久很久。
B先生说“我们天天讨论,其实比较像是在吵架。因为我们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。”
我们觉得相关信息太少了,所以利用周末的时间,常去参加领养协会或因AID出生的人的演讲之类的。也有参加因AID当父母的人举办的协会。我们尽量收集当事人的意见。介绍AID,领养的部落格或书籍也看了不少,然后我们夫妻讨论自己的想法。慢慢的我们就是开始想要试试看AID。

B先生说“如果决定要领养小孩的话,有一天突然迎接小孩。我想我们需要慢慢培养当父母的觉悟。而且我太太是可以生小孩的,有健康的身体。想要让她有机会经验怀孕生小孩的过程。”
其实A小姐比B先生更早就决定想要做AID。但A小姐说“因为我越来越想要自己怀孕然后生小孩。但我自己无法说出口。因为我先生在责怪自己的无精症,所以一旦我说出口,他就无法反对。万一小孩生出来后他后悔了怎么办。所以我是等我先生自己决定前,表现出我也在无法决定的样子。”
当夫妻决定要AID后,接下来讨论了要跟非配偶间还是亲属间。B先生说“如果跟亲属借精子,怕之后大家的关系会复杂。好想会多麻烦事,因此我们选择借别人的”

 

连初诊预约的困难的AID治疗

好不容易开始了AID治疗,但治疗并不顺利。首先,夫妻登记在AID治疗权威的C医院,但当时缺少捐赠者,至少要等7个月。
“就算等了7个月,如果第一次治疗没成功的话,下一次不知道何时能接受治疗。这样好像没有效率,所以同时也在H医院登记。但H医院也要等8个月才能过去初诊。之后在C医院做了第一次的AID,接着4个月后做了第二次的AID,但两次结果都是失败。”
就这样过了几个月,到了H医院的初诊日。“H医院是每个月都可以做AID,因此我们就放弃在C医院的治疗,之后就专心在H医院接受治疗”

 

在台湾的非配偶间显微受精 第一次就怀孕!

开始AID治疗后的一年做了10次AID,总共做了两年快20次的AID。
A小姐说“刚开始做治疗时每次月经来都会哭,但慢慢的不孕治疗变成生活的一部分。只是治疗的总数超过10次以上的时候开始,意识到这样下去好像不会成功,于是开始在网络上搜寻其他方式。”

搜寻过程中找到了台湾的宏孕诊所。日本的非配偶间治疗仅限于人工授精,所以怀孕率也只有3%左右。台湾的话可以显微受精,怀孕率可以高达50~60%。A小姐他们参加了该诊所在日本举办的说明会,很喜欢院长的风格,决定在台湾接受治疗。“有日本人的翻译人员,去台湾前给我们回信的速度也很快,很细心的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。我们自己要准备的数据也不会太困难。”

A小姐在初诊,取卵,植入,总共去了3次台湾。不管是看诊时或是取卵,植入时都有翻译人员陪同,让A小姐随时跟张宏吉院长问问题,觉得这样子很安心。
A小姐“竟然第一次显微受精就怀孕了。我很惊讶。植入后第9天,我自己买一般的验孕棒验孕,人生第一次看到两条线了。三天后去医院检查,正式怀孕了。虽然非常开心但有又怕会流产。”后来怀孕稳定了,也感觉到胎动,A小姐终于安心了。

记者眼前的A小姐目前怀孕8个月。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,慢慢的有当父母的自觉。能体验这些,选择在台湾治疗时正确的。目前夫妻两个人正在讨论小孩的名字跟要怎么告诉小孩他的来源。B先生说“我们打算小孩1,2岁的时候就开始告诉他。还有一个人帮忙所以你才出生这样子。”

记者觉得夫妻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。听说他们曾经也吵过不少架,但能感觉到这对夫妻有互相体谅。

A小姐说“如果我先生不是无精症的话,我们不会在小孩出生前就这么认真讨论小孩的未来。”B先生接着说“我太太说的没有错。我们一直在讨论这样的时候我们父母应该要怎么做,或为了小孩的幸福我们能做什么,我们一直在讨论,也已经变成一种习惯。”然后夫妻两个人一起说,“透过这次的不孕治疗,我们夫妻的关系变得更好更强。”

B先生说“听说像我这样的无精症的男生越来越多。如果大家觉得好像很难怀孕的话,除了太太之外,记得先生也一起去检查一下。如果验出来是无精症的话,不要一直烦恼赶快开始治疗。我觉得烦恼的时间很浪费。我现在觉得当时应该快采取行动。那是我唯一后悔的事情。”

JINEKO 201812 冬季号,原文请点这:普通に子どもがいる家庭が筑けると思っていたのにー。